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军 > 这一年

这一年

《经济观察报》诸君:

您们好!

遵嘱报告2010年我的状况与心得。很抱歉这封信我拖了许久,编辑刚刚提醒我应该把信汇出了,我答:“马上就写!”——这也代表了过去一年里我的真实状态,就是被催着赶路。2010年我过得很不轻松,而且,从来没有这么不轻松过。

曾记得去年年底,我对来年许下“宏愿”:2010年一定要开工《梁思成传》。可现在,这一年都快过去了,还一字未落呢。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这一年对我来说,“变化”最大之事,就是《城记》英文版(BEIJING RECORD:A Physical and Political History of Planning Modern Beijing)的核校。这完全是计划外的“工程”(出版社要求的)。我从4月忙到11月,从头到尾核校了四遍,还做了一个索引(Index),极耗时耗神。《城记》出版后,我还从未如此仔细地打量过它。好几年,这书很难让我开心起来,总觉得现在的北京城还一直被拆着呢,可你写的却都是五六十年代的事情!直到2008年《采访本上的城市》出版,我的愧疚之情才有所减轻,因为我写的是现在的拆。

我热爱的这个城市——我们最可宝贝的北京城,还在被拆除之中……想到这儿,心里好闷啊。我提醒自己,要开心一些。做事情,应该越做越开心,而不是越做越伤心。与过去相比,我确实是开心了,难道不是吗?我开心,是因为我一直在做着呢!大家都做着,这个世界就会好一些。

2010年确实有不少让我揪心的事情。今天在网上看到《北京城管称“蛋形小屋”属违建应拆除》的报道,心中感慨良多。过去五年,或写稿或约稿,我都在呼吁一件事情:我们国家,一边特别有钱(流动性充足),一边特别有需求(大家都盼着买房),这对于经济的发展,是多好的事情啊!我们应该设计一个政策,或允许以先租后售的方式,或允许未参加过1998年房改的人,以房改的政策(按成本价购买一定面积的住房)获得相应的房屋产权。这样,就可将保障性住房做成中长期的金融产品,以此最大规模吸纳流动性,并提供稳定的回报,同时制造最广大的中产阶层,为社会转型打下最坚实的基础。

此刻,我仍在为此期待。

我看到,巨大规模的流动性由于寻不到出路,已在四处泛滥——去年把房价拱成了天价;今年调控房市,它被赶了出来,又到老百姓的餐桌上捣乱,弄出了“蒜你狠”“豆你玩”“糖高宗”“油你涨”“苹什么”……我们本应该让保障房来吃钱,可现在,钱要吃人了。难道,我们这一代,是把喜剧变成悲剧的高手?

我曾设想,中国的工业化虽已进入中后期,但城市化的机会还有二十年,我们应该在这二十年里,使贫苦人家,还有年轻一代,成为有尊严的财产所有者——大家都握着不动产这支股票,就有条件参与分红,从而增进社会共识,开好“董事会”,抵达理想的彼岸。

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们会闯过这“历史的三峡”。我还要继续为这个事情努力,越来越开心。

《经济观察报》诸君!每当我看到贵报报头上的“理性、建设性”,心中都充满暖意,也获得了力量。我深知,一个文明的社会,是须臾离不开这五个字的。幸有诸君为此坚守。我也愿加入进来,将我获得的力量继续充实到今后的写作之中。此致

崇高的敬礼!

王军
2010年12月2日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