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军 > 对宣南士乡的最后拆除

对宣南士乡的最后拆除

对宣南士乡的最后拆除

大吉片贾家胡同拆迁现场。王军摄

 

对宣南士乡的最后拆除

 

  随着推土机将宣南夷为平地,拥有三千多年建城史、八百多年建都史的北京,将有很长一段历史无法说清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王军

 

  4月6日,北京市西城区政府新闻办公室称,新会会馆将原址保留。

 

  喧闹的舆论一下子安静下来——戊戌变法时期梁启超居住过的新会会馆,算是从正在被拆为废墟的“宣南士乡”死里逃生。

 

  2005年1月经国务院批复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年)》(下称《总体规划》)规定:“重点保护旧城,坚持对旧城的整体保护”,“停止大拆大建”。但这并不能阻止开发商对北京古代城市的发祥地——也是会馆建筑最为密集的宣南地区——进行最后的拆除。

 

  新会会馆以西,金中都故城之内,以破旧立新之势盖出的“中信城”,自2008年底一期开盘以来,房价已从每平方米16800元跃升至4万元。

 

  这片危改区北侧的菜市口,原是戊戌六君子就义的刑场,那一带尚存的旧棺材铺北侧,立起大幅广告牌,上书:“人文北京,科技北京,绿色北京;新西城,新气象,新发展,新跨越”。

 

从保护区名单中消失

 

  西城区新闻办公室是对梁启超故居(新会会馆)将被拆迁的传闻进行澄清时作上述表示的。它同时针对媒体关于“粉房社区30余会馆未入文保范围”的报道作出解释:根据文物普查,该地区除新会会馆等少数会馆外,大部分不具备文物保护的价值。

 

  新会会馆所在的大吉片地区,是宣南会馆云集之处。有清一代,编纂《四库全书》的文人墨客,以及曾国藩、龚自珍、林则徐、黄遵宪、康有为、梁启超等著名人物,往来于大吉片的街巷胡同、会馆之间。那里是各地士人来京会考、述职、活动的场所,见证了公车上书、戊戌变法等中国近代史上的重大事件。

 

  据北京市宣武区(2010年7月并入西城区)建设管理委员会、北京市古代建筑研究所1997年编辑出版的《宣南鸿雪图志》记载,大吉片地区的会馆、寺庙、名人故居有100多处,其中会馆80多处。

 

  2004年11月,北京新修订的《总体规划》公示,大吉片被列入最新一批历史文化保护区。可在次年1月经国务院批复的《总体规划》最后文本中,它从保护区名单中消失了。

 

  西城区新闻办公室4月6日发布的信息显示,大吉片危改项目总体规划方案及专门编制的历史风貌保护方案于2004年通过专家论证并经北京市政府批准。

 

  2005年7月,大吉片危改一期启动。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李燕上书北京市有关部门,认为大吉片危改不符合《总体规划》的有关规定和国务院的批复精神,要求“迅速及时地保护拆剩下的可怜的北京老城历史文化遗迹”。

 

  他附上一份署名“大吉片部分居民”的意见书,上称大吉片有大量的私人房产,“产权人具有占有、使用、收益、处分权,你给的钱再多,补偿再高,我可不可以不卖?市场经济不是反对‘强买强卖’吗?”

 

  2006年2月,北京四中教师刘刚和朱岩、宋壮壮、陈冀然、李唐等十位高二学生,向北京市有关部门提交建议书,认为:“宣南地区在历史演变过程中积淀了诸多独特的文化,不仅对宣武区是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而且在北京市各区县当中也是独具特色”,“其中更有众多在中国、在世界都有影响的瑰宝”。

 

  他们表示,仅保留个别文物保护单位的做法,是一个非常遗憾的结局,“我们相信也是多数北京人和外地人都不愿看到的,我们不赞成这个方案”。

 

  但这并不能阻止开发商对这片古老的街区进行地毯式拆除。

 

“围攻”菜市口

 

  从1991年至2006年,在大改造的背景下,北京旧城之内,文物部门仅在1996年公布了一处区级文物保护单位。宣南地区大多数会馆、寺庙和名人故居,未被列入任何一级文物保护名录。

 

  大吉片危改启动之时,区域内仅有1处建筑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8处建筑被列为普查登记项目。

 

  宣武区文化委员会2007年向《瞭望》新闻周刊介绍,以上9处建筑物,4处原址保护,包括康有为故居(保护范围扩大至整个南海会馆)、米市胡同29号楼房、梁启超旧居(新会会馆内)、莆阳会馆(贾家胡同新馆);5处异地迁建,包括陈独秀和李大钊等创办的《每周评论》旧址、潮州会馆、南横东街131号(《宣南鸿雪图志》载其为清朝接待朝鲜、琉球、安南、回部四处贡使的会同四译馆)、李万春故居、关帝庙(潘祖荫祠)。

 

  本刊记者日前在现场看到,大吉片已被拆除逾半,《每周评论》旧址、潮州会馆、会同四译馆、潘祖荫祠荡然无存。2007年开始对这些建筑物进行的“异地迁建”招致社会舆论批评。这一年11月,本刊记者在现场看到,对潮州会馆的“迁建”,是以农民工径自拆毁行事;此种方式在次年3月对会同四译馆、潘祖荫祠的“迁建”中重演。《新京报》报道:“会同四译馆和潘祖荫祠的北屋被工人以普通房屋的拆毁方式全部拆除”,“有工人将一部分拆除下来的木质构架卖到附近的废品回收站,另一部分被拉走不知去向”。

 

  未被列入任何一级文物保护名录的湘阴会馆、观音庵、张君秋故居、奚啸伯故居等,已被楼宇覆盖;关中会馆、湘潭会馆、地藏禅林、高庆奎故居等,或已成废墟,或正被拆毁。

 

  2007年9月26日,宣武区建设委员会为北京天叶信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进行菜市口西片危改小区的土地一级开发,发出三个拆迁公告;10月10日,又为北京中融物产有限责任公司实施棉花片危改(六期)工程,发出拆迁公告。一时间,在菜市口的东南、西南、东北部地带,大吉片、菜市口西片、棉花片三个危改项目齐头并进。

 

  2009年6月,菜市口西北角的广安联合储备开发项目一期地块(下称广安片)启动拆迁。房地产开发项目对菜市口形成“围攻”之势,又涉及一批会馆、寺庙的存废。

 

  尚未被扰动的是广安片以北、宣武门外大街以西的地区。但这一片已在2005年4月被北京市政府确定为组织论证后实施的危改项目区域。据《宣南鸿雪图志》记载,该区域的会馆、寺庙、名人故居多达60余处。

 

  “配合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在宣南一带发现了不少有价值的会馆。”中国文物学会会员刘征告诉本刊记者,“现有四座比较重要,都不是文物保护单位,而临近或位于‘危改’拆迁区,需要抢救。”

 

  这四处建筑是菜市口西北的山左会馆、商州会馆,菜市口南侧与东侧的云南新馆、龙绵会馆。

 

  “山左会馆堪称‘京城第三孔庙’,这里过去的祭孔礼仪不同寻常,如同‘孔氏家庙’,是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突出,并与文物结合的典型例子,具备市级文物的价值。”刘征说,“商州会馆是清末民初要员宴安澜的故居、祠堂。变法维新期间,滇籍先进人士在康有为、梁启超等人影响下,在云南新馆发起成立滇学会。龙绵会馆则是‘戊戌六君子’之一的杨锐、北洋大学督办李岷琛的活动场所。”

 

  本刊记者日前在校场头条17号山左会馆看到,这处占地约1000平方米的山东唯一一座“省馆”,已沦为私搭乱建比比皆是的大杂院,高大的正房之前,有人在加盖二层房屋。

 

  “这会馆是公家的房产,但公家不管,”该院一位老住户感叹,“有的人在外面有房了,仍在这儿占着,把公家的房子私自出租,甚至盖违章建筑出租。”

 

唐辽金故城之殇

 

  宣南地区是北京古代城市的发祥地。西周的蓟城、唐代的幽州、辽代的南京、金代的中都,皆盘根于此。

 

  新会会馆所在的粉房琉璃街,位处金中都关厢地带,有17处会馆、寺庙见载于《宣南鸿雪图志》。其西侧的潘家胡同,旧称潘家河沿,乃金中都东护城河流经之处,有15处会馆、寺庙见载于《宣南鸿雪图志》。

 

  “这一带既有辽南京即唐幽州的旧街巷,又有金中都向外扩建后形成的新街巷。”北京地理学会秘书长王越对本刊记者说,“所谓大吉片这一带,是金中都东扩后形成的,这里的东西向主干道明显比西部密集,所以,在东西向主干道的两侧,还分布着南北向的次干道。”

 

  “近年来,北京市政府先后公布了40片历史文化保护区。其中,旧城内30片,元明遗址和明清街区占有很大的比重,可惜古老的辽金胡同却被排除在外。”王越2007年以《辽金的胡同也是人文财富》为题,投书《瞭望》新闻周刊,“具有千年历史的街巷居然要毁于一旦,这终将成为日后的遗憾。”

 

  北京拥有三千多年建城史、八百多年建都史,但其古代城址状况,早于金代之前的,因无科学的考古报告,学术界众说不一。

 

  “这些年到处都在施工,文物部门只要盯住这些工地,把它当作一个事情,作为城市考古来对待,用不了多少年就可能把问题搞清楚。”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副教授岳升阳对本刊记者说,“否则,等这些工地都挖完了,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2010年4月至7月,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对丰台区丽泽商务区开发地段内的金中都西南隅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在国内首次发现金代铠甲,同时发现布局罕见的57排金代建筑遗址。

 

  “再这么挖下去,发现更厉害的东西,就怕影响房地产开发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文物界人士对本刊记者说,“那一片还没有弄清楚就让考古队撤离了。”

 

  2010年7月7日,《北京晨报》报道:“北京市文物局正积极与丽泽商务金融区管委会就文物保护相关事宜进行磋商,以确保B6-B7土地开发项目按期顺利实施。”

 

  刘征向本刊记者描述了宣南的消逝过程:“上世纪90年代椿树、牛街改造;2005年菜市口东拆迁;2009年广安片也拆了,仅剩最后一片——宣武门外大街以西地区,那里在辽金都城范围内,但至今都没有列为历史文化保护区。”

 

  “高昂的价格面前,仍然有数千人报名排号,希望在即将到来的三期开盘中幸运地选到一套房子。”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今年1月对拆大吉片而建的“中信城”销售作出报道,“就在人们焦急等待的时候,‘中国之声’却调查发现,中信城有三百套左右的房子已经被提前内部团购了,而且价格大幅优惠。”

 

  “部分房号已经被内部拿走,而且转卖叫价高达40万元。”这则报道说,“参与这次团购的不仅仅是中信集团的员工,还包括某区区政府的工作人员。”□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