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军 > 北京康有为故居面临拆迁风险

北京康有为故居面临拆迁风险

201237日 星期三

羊城晚报

 


院内杂草丛生,破败不堪,全国政协委员许钦松赶赴现场后心痛不已———

北京康有为故居面临拆迁风险

 

  羊城晚报特派北京记者 

  张演钦 曾颂 薛江华

  梁林故居被“维修性拆除”风波未平,全国两会正在召开之时,康有为故居又传出“险情”———35日下午,有网友发微博称,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康有为故居“七树堂”已经破败不堪,而且面临被拆迁重建的风险。

  一时间,多位全国政协委员担忧不已,在开会间隙直奔现场查看,结果让他们更加忧心……

  现场:垃圾遍布杂草丛生

  36日,听到记者转达的这一消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协副主席许钦松直言:“我很不安!会议结束后马上去现场看看!”当天中午,小组讨论一结束,许钦松大步走出会场,顾不上吃饭,和记者一起直奔康有为故居。

  的士司机并不清楚“米市胡同43号”在哪,在路上找了一位大妈问路,大妈说:“拆得乱七八糟的,搞不清楚!”

  的士进入一片胡同区,周围一片废墟,许多房子拆了大半,有的屋梁还在。左拐右拐,终于到了目的地,却是靠那块“康有为故居”的牌子才认出来。只见大门破败,屋顶杂草丛生,一片枯黄。

  在门口遇到一名中年男人,他开口就问:“来看康有为故居啊?”男人名叫高玉德,在这里长大,“我就住里面”。问明来意之后,他给我们带起路来:“这就是康有为故居!原来这里有个门,上面悬挂着一片木匾,写着‘七树堂’,康有为亲笔写的,后来被拆掉了。”

  记者一行跟着高玉德往前走,迎面看见一间清末时期风格的房子,但门前堆满了垃圾,一片狼藉,像刚被洗劫过一样。“这是康有为的卧室,是这个院子的西房,也是正房。”康有为卧室旁,加盖了一间房子。“这地方原来是一座假山。”像这样的加建房子,整个院子里放眼皆是,见缝插针,能加则加,造成走道歪歪扭扭,有的仅容一人通过。据介绍,院子里曾住了100户左右的人家,现在有一半已经搬走了。卧室旁还有另一间房子,高玉德说,这是康有为的书房,当年康有为等人就是在这里策划相关事宜的。

  院子里到处贴着“关于加快推进大吉危改项目拆迁工作再致居民一封信”,信上写明,自“加快推进大吉危改项目拆迁工作”以来执行的大吉危改拆迁各项政策,是按照新西城区发展规划,重点推进“广安产业园区”建设,在西城区重大项目指挥部统一协调、指导下制定并实施的。“尽早搬迁,尽早受益。”落款为“北京中信房地产有限公司”,落款时间为20111222日。

  高玉德说,拆迁补偿最近涨到8万元一平方米,“但咱住的地方小,才16平方米多”。

  许钦松问:“康有为故居会拆掉吗?”高玉德说,有关方面说不会。然而,看着这残破景象,许钦松叹息不止。

  担忧:“被危房改造”拆迁

  康有为故居的现状牵动了不少全国政协委员的心。

  36日下午,记者采访了全国政协委员、故宫博物院研究室主任余辉。余辉一听,非常着急,恨不得马上前去现场。“应该派两名武警守在那里,以策安全。”

  “文物保护单位是不能拆除的!但他们下一步会不会拆除呢?”余辉表示担心。

  余辉告诉记者,这里早在1984年就成为文物保护单位了,可不知为何到如今仍如此破败不堪。“康有为故居应该是对外开放的,人家不敢去拆一个正在开放的、为社会服务的历史名人的故居。但如果变成危房,就有可能被人作为拆迁的理由,危房改造嘛。”看了记者提供的照片,余辉摇头说:“已经是危房了!”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民协主席冯骥才看了康有为故居现在的图片后,一脸凝重,不时问:“现在还没动吧?”、“真要拆吗?”

  “我建议,第一,找一下单霁翔,第二,你问问西城区文委,问问他们的态度。”是不是挂了文保单位的牌子就不会被拆?冯骥才说,那当然是不能拆的。当记者提起梁林故居也挂了登记文物单位的牌子,还是被拆了时,冯骥才着急了:“我担心它也被50万摆平。我更怕先交50万再拆。”

  傍晚,冯骥才又给记者打来电话,问“关于加快推进大吉危改项目拆迁工作再致居民一封信”贴在哪里。一听是贴在院子内时,冯骥才特别担心:“贴在院子里,说明这里是拆迁的对象!”随后他表示也要去现场调查。

  国家文物局原局长:

  康有为故居绝对不该拆

  随后,记者连线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文物局原局长单霁翔。“它是北京第三批文物保护单位,应该依法保护,这是毫无疑问的。印象里,它还划好了保护范围和建筑控制地带,所以不仅仅要保护文物本体,而且要保护好周边的环境,这是法规决定的。”单霁翔表示,“应该说,没有审批而发生这样的情况,就是违法的。”

  当记者问及以前是否发生过这样的情况:已评上文物保护单位,但还是被拆掉或移动?单霁翔表示发生过。“甚至国保单位也被移动过,比如当年建设水库,在永乐宫,曾被移过;汉中的十三品摩崖石刻,被移过。这都是极罕见的案例。即使是遇到重大的建设工程,如三峡工程,重庆的白鹤梁,蓄水后将淹没在水面42米以下,即使是这样,也没有移它,最后还是在原址建了一个博物馆。” 

  单霁翔说,“康有为故居绝对不应该拆。”

  北京文物局官方微博回复:

  已火速通知巡查和保护

  36日,记者查看了国家文物局官方网站的相关网页。2009531日,国家文物局曾经就北京市文物局《关于大吉片危改项目康有为故居保护方案的请示》发出文件:“该项目属于建设工程中文物保护单位的原址保护。”“根据《文物保护法》规定,“确保康有为故居及其周边历史建筑的文物本体和整体环境风貌得到有效保护。”

  36日上午,北京市文物局官方微博回应康有为故居“告急”事件:“看到此消息,已火速通知西城区文委,按规定进行巡查、了解情况,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做好故居的保护工作,确保故居安全。”随后,记者致电西城区文委,一女性工作人员表示要得到西城区委宣传部授权才能接受采访。记者又致电西城区委宣传部,却无人接听。

  记者试图采访“关于加快推进大吉危改项目拆迁工作再致居民一封信”的落款单位,北京中信房地产有限公司,未果。

  康有为故居的命运会如何呢?羊城晚报将密切关注。  

  网友围观

  有多少故居可供糟蹋?

  35日下午,一名为“yang淼”的网友发微博称:“康有为故居‘七树堂’,你看得出来这是文物吗?”图片中,一间清末时期风格的房子破败不堪,好几个窗子已经破碎,门前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垃圾。

  很快,凤凰卫视记者闾丘露薇转发了此条微博,并且说:“刚刚去采访,看到一片狼藉,这里会成为二环内的一个地产项目,看了图纸,会变成一个新款的四合院,不知道到时候还有没有康有为的痕迹,或者会不会变成高尚会所?”

  “yi-wen2011”:“参加‘两会’的代表、委员责问一下北京市长:北京到底还有多少四合院以及名人故居可供糟蹋?”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