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军 > 城市综合体悖论

城市综合体悖论

以高密度、综合开发为导向的城市综合体在实践中形成了一个悖论——它正在制造一个又一个过度依赖小汽车交通、松松垮垮的城市

文/王军

近年来,在中国内地,“打造城市综合体”成为一大时髦,各个城市争先恐后。2011年的一项研究显示,杭州市提出将开发100个城市综合体,合肥在建城市综合体超过20个,济南市提出打造16个城市综合体。一时间,城市综合体遍地开花,成为商业地产“新趋势”,甚至被视为城市形象工程,堪谓“现代化”、“国际化”的新晋图腾。

到目前为止,学术界对城市综合体还缺乏一个准确的定义,溯其来源,多指向一个英文缩写词HOPSCA,内容包括Hotel(酒店)、Office(写字楼)、Park(公园)、Shopping mall(大型购物中心)、Convention(会议中心)、Apartment(公寓)。HOPSCA即为这些项目的混合开发形态,其代表作——法国的拉德方斯,被城市综合体的推崇者奉为经典,那是一个位于巴黎郊区的将交通、金融、行政、商业等设施以立体叠加方式高度集中的城市次中心,也是欧洲最大的中央商务区,论其规模已是一个城市,但它更像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每日清晨,那里呈现的景观是,乘轨道快线自市区赶来的白领们如鼹鼠般从大平台下涌出,行色匆匆地奔往各个“办公机器”,下班后则纷纷钻入大平台,乘车返回市区生活。没有人愿意在拉德方斯过日子,这不足为奇,因为这里没有街道,而逛街又是人类多么古老的娱乐方式。所以,一下班,拉德方斯就成了空城,以至于一个夏日的傍晚,笔者在拉德方斯考察时,欲寻一杯咖啡而不得——随着上班族的离去,这里的咖啡馆门可罗雀,不得不早早打烊了。

HOPSCA中的S并不是Street(街道),而是街道的天敌Shopping mall(大型购物中心)。大型购物中心之所以成为街道的天敌,是因为它进入城市之后,其周边街道上的小商业往往因为无法与之竞争而纷纷倒闭,人们就无街可逛了,不得不开着车去大型购物中心采购,街道遂成马路。著名的沃尔玛“五公里死亡圈”便是“定律”。笔者曾撰写一文,题为《不要为大型购物中心制造城市》,列举了大型购物中心在美国制造的麻烦,包括它吸干了地区的商业养分,迫使人们驾车购物;刺激高速路建设以适应小汽车增长;催生以车速为尺度的低密度郊区型城市;大规模制造石油消费,强化国家外交与国防政策的能源安全导向;摧毁步行环境,衍生肥胖病问题,抬高社会医疗成本;挤压小商业,破坏城市的多样性,导致社会财富的集中;滥用小汽车交通导致高碳排。为解决这些问题,美国规划界从1990年代开始进行集体反思,推出新都市主义(New Urbanism)、明智增长理念(Smart Growth),主张向老城市学习,以公共交通为先导而不是以小汽车为先导来设计城市,建设高密度社区,鼓励小商业发展,促进每一个区域的混合使用,复兴街道生活。

就在美国规划界倾力改正错误之时,大型购物中心却在中国内地开花结果,衍生了一个又一个有路无街的郊区型城市。如今,裹挟着大型购物中心的城市综合体“更上一层楼”,其建设规模均以数十万平方米计,它要吸干的已不仅仅是地区的商业养分,还有其他被综合进去的城市功能,势必造成更大范围的“死亡圈”。在这样的城市里,人们必须车进车出,街道生活更显荒凉——看看这些年在一线城市,甚至在二三线城市大规模建设的新区,以及被改造的市中心,这已是普遍存在的事实。在这样的趋势之中,与滚滚车流相伴,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超过50%的国际警戒线,就见怪不怪了。

中国山区居多,适于发展城市的空间有限,所以,必须提倡综合开发,建设高密度、紧凑型城市。可是,以高密度、综合开发为导向的城市综合体在实践中形成了一个悖论——它正在制造一个又一个过度依赖小汽车交通、松松垮垮的城市。说到底,城市本身就是一个综合体,它综合了与生产、生活相关的一系列功能要素。一个健康的城市必须促进这些要素在每一个肌体里的发育,如同每一个细胞都要有细胞核,才能够保证城市基因的完整性。难以想象这些细胞核只被集中到少数几个细胞里生长,若是这样,必导致后者的无限制增生,并对附近正常组织造成压挤、侵犯和毁坏,生成恶性肿瘤。

巴黎是“幸运”的,因为拉德方斯只是在郊区建设,它的“疾病”尚不会对整个城市构成致命威胁。无论如何,巴黎在建设一个不宜步行的拉德方斯之时,把城市的母体——能够在街头漫步的老城保留下来了。而中国内地的城市,多是要把拉德方斯往市中心建,其冲击力就难以估量了。(完)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