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军 > 请移走这一堆垃圾

请移走这一堆垃圾

请移走这一堆垃圾
通运桥精美的石麒麟被垃圾侵噬失色。王军摄

请移走这一堆垃圾
垃圾被堆放至桥身。王军摄

请移走这一堆垃圾
北京通州张家湾通运桥。王军摄

 

请移走这一堆垃圾

 

    失去对文化之敬、对祖先之敬、对法律契约之敬,纵是财大气粗,也还是贫困之邦

 

     文/王军

 

    近日与友人同访京杭大运河的一处胜迹——北京通州张家湾通运桥,竟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

    通运桥闻名遐迩,辽代为木桥,明万历年间改为石桥,赐名“通运”;桥上两侧各有望柱十八根,上立石狮,雕工精良,堪比“数不清”的金代卢沟桥望柱石狮;望柱之间,镶置宝瓶栏板,尽端立有石雕麒麟。

    如此精湛的明代石桥,不仅在北京,在全国也属珍品。可是,笔者置身现场,目之所及,却是惨不忍睹。

    通运桥南北纵跨萧太后河,桥北侧,1996年所立“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通运桥及张家湾城墙遗迹”碑被放倒在地;桥南侧,竟是当地村庄的生活垃圾场,恶臭袭人的垃圾没商量地压上桥面,酸浊之水肆意流淌,桥端麒麟被垃圾熏蒸侵蚀,已失石材本色,盖知此种破坏实非一日之功。从桥上向下望去,又见垃圾下泻占压桥墩,镇水石兽几被掩埋,文物之无尊严至此。

    令人不解的是,此种行为可能还是有管理的行为——垃圾场上的垃圾箱,显示着“张湾环卫”字样,难道,这是当地环卫部门指定的垃圾场所?

    萧太后河是大运河的组成部分,2006年所立“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京杭大运河”碑,尚在离桥不远的河畔,所幸还立着。通运桥北临的张家湾城墙尚有百余米可寻,城墙之内的古镇已被夷为平地。

    不只是张家湾古镇,距此不远的通州古城,这些年也香消玉殒了。在房地产开发中,通州古城仅存的老街区被大规模拆除,呈现出与张家湾古镇同样的人迁光、房拆光、树砍光的场景。在中国大运河申报世界遗产之际,这两处承载着厚重运河历史文化的古城镇,皆沦为GDP的祭品,实是可叹之事。

    中国的GDP已高居世界第二。在这个时代,可见各式各样的建设,唯失心灵之建设;在这个倡言中国之复兴、文化之自信,力推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时代,我们对待自己的文化,该不该心存温情与敬意呢?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十五条规定:“各级文物保护单位,分别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和市、县级人民政府划定必要的保护范围,作出标志说明,建立记录档案,并区别情况分别设置专门机构或者专人负责管理”;第十九条规定:“在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内,不得建设污染文物保护单位及其环境的设施,不得进行可能影响文物保护单位安全及其环境的活动。对已有的污染文物保护单位及其环境的设施,应当限期治理。”

    那么,通运桥的保护范围有没有划定?有没有专门机构或者专人负责管理?对以垃圾侵蚀国宝的违法行为该不该从速查处?对相关部门人等该不该追究责任?

    文物之无尊严,便是《文物保护法》无尊严。法律若无尊严,这个社会如何维系?

    中国之成为中国,实拜大运河之赐。进入工业文明之前,大运河是中国最重要的国家级基础设施。中国地势西高东低,江河多呈东西流向,大运河却是利用黄河、淮河、长江等河流的部分河段,再修凿新渠连接而成,使中国南北贯通成为一体。此项工程自春秋时期吴王夫差开凿邗沟始,到隋代的通济渠、永济渠,再到元代裁弯取直,至今两千余年不曾间断。

    在人类发展史中,中国大运河开凿最早、里程最长、工程最大,无与伦比。她是中古时代人类在水利运输工程上取得的最高成就,体现了中华先人适应自然、改造自然,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杰出智慧,至今仍保持着强大活力。

    身为中国人,站在大运河畔,心中该是何等自豪。可是,在通州、在张家湾,笔者心中徒有凄凉与羞愧,因为吾辈已沦为往通运桥上倾泻垃圾之一族,相关部门人等竟“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

    那臭不可闻的垃圾,分明是吾辈心灵之垃圾。中国要真正复兴为一个文明之邦,先要做的,就是移走这一堆垃圾。文化之大发展、大繁荣,靠的也不是那个任由推土机扫荡一切的GDP——失去对文化之敬、对祖先之敬、对法律契约之敬,纵是财大气粗,也还是贫困之邦。

    因为,没有任何一种贫困,堪比心灵之贫困。(完)

 

请移走这一堆垃圾
通运桥上的古车辙。王军摄

请移走这一堆垃圾
张家湾古镇已被夷为平地,徒见远处西洋式“假古董”楼群。王军摄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