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军 > 拯救金中都太液池遗址

拯救金中都太液池遗址

拯救金中都太液池遗址

 

        金中都不能再这样毁下去了,否则,《二十四史》之一部就失去了见证。

 

        文/王军

 

        在北京西二环南段以西,金中都太液池遗址之上,一群被称为“别墅”的烂尾小楼已闲置了将近二十年。

        去年年底,《新京报》报道称,北京市西城区国土局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这块商业用地此前因土地转让发生问题,导致出现烂尾别墅,“这块地的问题很复杂,无法详细告知”。

        这位工作人员同时表示,目前已与新接手的开发商取得联系,烂尾别墅群将会拆除,“该地皮属商业用地,早年已被商家买走,只要不违背法规,开发商会自己安排”。

        金中都是北京建都之始,其皇家园林太液池,又称鱼藻池,是宫城现存唯一一处地面遗址。挤压其上的这处房地产项目荒废多年,不但未被清理,还有了“新接手的开发商”,大有死灰复燃之势,引起各方高度关注。

        最近,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政府顾问、北京史学者朱祖希和袁家方,向有关部门递交《关于保护金中都宫城遗址,辟建“鱼藻池公园”的建议》,提出:一、由政府收回开发商十数年闲置的鱼藻池地块;二、将现鱼藻池遗址辟建为“鱼藻池公园”。

        两位学者认为:“这样既妥善地保留了860多年前金中都城的一处遗址,又可以形成北京西南包括蓟城纪念柱、辽金城垣博物馆、金中都宫城遗址纪念阙、鱼藻池公园等在内的‘金中都文化遗址系列’,使古都北京在保护、传承北京文脉的工作,更为全面、丰富、实在。”

        今年2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政治局第十三次集体学习时指出: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立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次日,习近平到北京考察调研,指出:历史文化是城市的灵魂,要像爱惜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好城市历史文化遗产。北京是世界著名古都,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是一张金名片,传承保护好这份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是首都的职责。

        朱祖希、袁家方的建议值得倾听。在中华民族五千年不间断的文明史中,有金一代不能缺位。目前,北京仅残存几处金中都遗址,其中,太液池见证了宫室方位,弥足珍贵。若任由开发商在这里继加破坏,已是气若游丝的金中都,恐怕真要断气了。

        这并非危言耸听。在过去十多年里,北京古城遭遇了持续大规模拆除,位于南城的金中都故城即是重灾区,它与北京的肇始之城——西周时期的蓟城,以及后继之唐幽州、辽南京叠加,是北京的根与魂,留有大量唐辽金时期的街巷肌理。可是,1990年代以来,在开发商主导的旧城改造中,它们被成片铲除。

        菜市口是清末戊戌变法六君子就义的刑场,就在金中都故城之内,其东南侧的大吉片是金中都街巷保存最完整的区域,还分布大量清代会馆建筑,是曾国藩、龚自珍、林则徐、黄遵宪、康有为、梁启超等历史人物活动的场所,现已被拆除殆尽。同被毁者,还包括清朝接待朝鲜、琉球、安南、回部四处贡使的会同四译馆建筑。

        菜市口西南侧,唐幽州故城之内,法源寺(唐悯忠寺)已被开发商的高楼围成“盆景”;菜市口东北侧的金中都故城,同样被高层建筑覆盖;菜市口西北侧的宣西片,是唐辽金故城最后的残存,其南北两端已被成片拆除。

        这些年,与金中都有关的新闻还有:2010年4月至7月,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对丰台区丽泽商务区开发地段内的金中都西南隅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在国内首次发现金代铠甲,同时发现布局罕见的57排金代建筑遗址。可是,“再这么挖下去,发现更厉害的东西,就怕影响房地产开发了。”一位文物界人士透露,“那一片还没有弄清楚就让考古队撤离了。”

        金中都不能再这样毁下去了,否则,《二十四史》之一部就失去了见证。这是何等大是大非之事!希望对太液池遗址的拯救能够成为一个转折点,使有关部门认识到保护北京唐辽金故城的重大意义,迅速采取积极对策。

        太液池饱经沧桑,在历史上不断被蚕噬,今在烂尾楼的挤压下仅存干涸之残状。尽管如此,我们仍须尽最大努力,不使中华物质文化史出现断层。

 

刊于《环球》杂志



推荐 8